讓文物活起來,用文明的力量延續文脈

2019-09-27 10:20 來源: 鳳凰網·政能亮
【字體: 打印

國務院總理李克強9月26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,會議核定了第八批762處新的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,包括古遺址、古建筑、近現代重要史跡及代表性建筑等。會議強調,要堅持價值優先、質量第一,保證真實性、完整性,健全法規制度,吸引社會力量參與,有效保護、管理和合理利用中華民族的寶貴歷史遺存,促進中華文明薪火相傳,增強民族自信心凝聚力。

此前,國務院已公布了七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,總數為4296處。加上第八批新增的762處,全國重點文保單位數量將達到5058處,這顯然是一個可觀的數字。如果再加上遍布各地數量更為龐大的省級、市級文保單位,中華大地無疑已經編織起一張密匝的文物保護網。不同的保護層級當然對應著不同的關注力度、資金投入等,但從本質上講,都是文化長河中的璀璨珠玉。

與第七批公布的1944處、第六批公布的1080處相比,此次第八批新核定的762處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,數量上縮減了不少,這也表明,國家級文保單位的認定更慎重,保護的靶向也更精準、明確。即如本次會議所說的,“堅持價值優先、質量第一”。個中道理并不復雜,若保護力量分散,實際效果也必然有限。國家級文保就是要高標準、高質量,要傳遞給社會一個積極的信號。

文物是歷史文化的記憶,也是民族基因的重要載體。保護文物就是在留住我們的根脈,就是在傳承中華民族的基因。近年來,隨著中國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,很多古建遺址、史跡等面臨拆遷的命運,即便情況好一些、被保留下來的,周邊的整體建筑風貌也發生了很大變化。這種狀況顯然與一個文化大國、文明古國的地位不相稱,亟待采取嚴厲的保護政策,以留住歷史、留住記憶、留住文化。

當然,保護并不意味著原封不動,更不意味著拒絕城市化。值此劇烈變革的時代,不能就保護談保護,也不能抽離具體的時代環境空泛地談文物保護,而是應該順應時代的變化,真正把文物保護與經濟社會發展結合起來,以保護促發展,以發展求保護。

放眼整個世界,中國是世界文物大國,又處在城鎮化快速發展的歷史進程中,文物保護工作依然任重道遠。

加強文物保護,就是要讓優秀傳統文化融入當代社會,用文明的力量助推發展進步。

那么,如何在現代化語境下,既能保護歷史文物,又能使之順暢融入當代社會?

一者,要找到歷史文物。這一點看似簡單,實則不然。文物古建就在那里,但很多時候,人們往往視而不見,甚至不以為意,這種習慣性無視,恰恰是文化遇冷的典型表現。當然,還有一種出于利益考量的選擇性漠視,比如有些地方怕麻煩,擔心影響建設進度,故意裝聾作啞,損壞文物古建。而無論是哪種情況,都會導致文化蒙塵,不要說融入,連存在也成了問題。

其次,要保護文物現狀。在沒有確定如何保護、如何利用之前,不妨先保持靜止狀態,不要急于動手。這種保護上的無所作為,至少能夠保證文物古建不被扭曲、變樣。近年來,多地傳出文物遭遇保護性破壞的消息,就是十分深刻的教訓。比如在文物之上無計劃涂抹,或者疊加現代建筑,“修葺一新”等等,這些都是無知無畏的表現,并不足取,也不可能真正實現傳承。

再次,要讓文物活起來。文物古建、歷史陳跡,說到底都應該訴諸現代人的精神生活,都應該成為當代社會的文化源地。這就要求,各地各部門要在保護文物不被損害的前提下,合理盤活資源,讓文物史跡成為滋養民眾心靈的所在。近些年來,故宮在融入當代生活的道路上越走越開闊,古老的博物院已經成為一個網紅競相打卡的標志,不容易,不簡單,更了不起。

活起來、火起來,才能夠對民眾廣泛施加影響并實現文化傳承與價值重塑。如果我們的文保單位依舊深鎖后院,不為人知,則保護的意義究竟有限。從文化傳承的角度講,也應該持續擴大文物資源向公眾開放,更好開發文博創意產業,同時,也要積極動員社會力量參與保護文物。

近年來,在每年的老挝磨丁赌场工作報告中,都強調要加強文物保護利用,明確把保護文物作為治國理政的一個重要維度,致力于通過文物的保護利用找回歷史記憶、激活文化自信。相信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,我們的保護思路也會越來越清晰,傳統的、現代的,能夠在一個更開闊的語境下實現融通。

“歷史文化遺產是祖先留給我們的,我們一定要完整交給后人。城市是一個民族文化和情感記憶的載體,歷史文化是城市魅力之關鍵。”可以說,走出一條符合國情的文物保護利用之路,是使命,也是責任。(斯遠)

 

【我要糾錯】 責任編輯:祁培育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回到 頂部